苏式月饼

名叫“苏式月饼”,挺软但不甜。
其实连软也不该,因为是苏联的苏。
是一个旁观者与体验者,迎合者与反抗者。 但其实整天做梦却不得不认清现实
沉浸于肤浅的伤春悲秋和无病呻吟
咸鱼,在二次元和三次元之间打滚儿。
口味相当杂,跳圈特别快(小小声:我其实……蛮长情的啦)
间歇性智障,中二病患者
乖巧,特别好勾搭
把LOFTER当仓库用


请尽情批判我
(头像来自“芜意”太太

© 苏式月饼
Powered by LOFTER

参加创新作文大赛写的东西,约等于没题目

2018 7月17重修

(事件有一点点参考了女神阿列克谢耶维奇的书《我还是想你,妈妈》)

题目:我宁愿失去尊严,也不愿意失去生命 (←这是规定格式

战争开始前的世界是彩色的。

饼干的香气从烤箱里钻出来,紫红的果酱在锅里汩汩的冒着泡。甜味儿从鼻子漫进心里,发酵成香槟冒出的金色的泡沫,绵密轻盈,把胸腔充成飘飘然的气球。我还在写诗做梦的年纪,对未来的日子充满期许,不依不挠地问着:“人应该怎样生活?”而爸爸为我朗读普希金的诗歌,“谁能不迟不早地成熟,逐渐对生活的冷酷不幸学会忍受,谁就是幸福。”

似乎是在一瞬间,温暖的生活还像晨梦一般黏在神经末梢,战争就开始了。炮弹拖着尖啸坠落仿佛就...

【动描,意识流练习】SICK

她醒过来,发现自己蜷缩在椅子上睡了一夜。酸痛。

她的身体比眼睛更早清醒——她感到清晨灰蓝的寒气在侵入她的肌肤。

窗帘没拉开,昏昏的天光照着小房间,和房间正中的她。她索性闭着眼,试探的伸出脚。厚实的簇绒羊毛地毯,她感觉到了,于是让脚趾舒展地落在地面上,陷进温暖的绒毛里。她慢慢地站起来,忽然想跳舞。

她转了一圈,欣赏着白墙上自己的影子。细致柔韧的白亚麻布连衣裙,它随着抬起手臂的动作开始流淌。白绸。月光投下来流动着象牙色的光晕。光洁的缎面。阿朗松蕾丝。珍珠。嵌金丝的梳妆盒。镜子。她笑起来。墙上的影子里缓缓浮现出色彩。她将手臂举过头顶,左脚后移,微微地屈膝,她很久没跳过芭蕾了。足尖踮起,白裙的天...